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ishanymy 的博客

传播泰山文化,结识海内外朋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泰山文化学者、著名书法家,齐鲁工业大学硕士生导师,大型泰山文化资料典籍《泰山石刻》主编,另出版专著《凌汉洞天》、《古刻新觅》。

网易考拉推荐

袁明英的专著《古刻新觅》已出版  

2014-04-30 20:29:43|  分类: 泰山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泰山文化协会原想出版一部丛书《岱下八家》,后不知什么原因,改成了《泰岱文心》丛书。袁明英的《古刻新觅》是其中的一本专著,当时何树华文兄起名为《泥古録》,也很好,但是不少同道觉得太古气,遂先后改名《觅古录》、《访古实录》等,最后定名《古刻新觅》。这套丛书共七本书:刘静海书记的《静海清吟》、沈维近的《翰园问道》、何树华的《击壤歌》、我的《古刻新觅》、周郢的《岱砚余墨》、吕大明的《卮言集》、桑新华的《凤还巢》。至今我还没有拜读到他们的作品,愿早读为快。此丛书由山东友谊出本社出版,责任编辑是扈志吉总编、陈箐、杨筱雅。他们很负责,很严谨,至少在我这本书上下了很大功夫,付出了很大精力。因为我这本书牵涉不少碑文,大家知道,很多碑文艰涩难读,又加有些碑面风化蚀泐严重,入录很难准确。编辑们对此慎之又慎,查阅了大量资料,核之又核。他们修改后发给我,让我再核对;我接到稿子甚至到现场再去核对,我修改后,再发给出版社;出版社修改后再发给我修改稿;接到修改稿,有拿不准的地方我再和拓片对照、和当时拍照的石刻的照片对照,这样三番五次来回修改才定稿。

另外,我这本书,属于古籍整理的内容,一些标点符号,不和常规文章那样简单,也常见,轻车熟路,好标点。这本书书中内容,标点时很难落笔,不知所措。因此,我写的文稿中,标点很不规范。例如:《观音堂重修碑》,“碑”字是在书名号内啊?还是在书名号外啊?碑的落款,加不加引号啊?碑的尺寸,是米作为单位啊?还是厘米作为单位?厘米作单位,是写中文啊还是字母啊?编辑们都一一给我做了规范,使我长了很多见识和学问,受益匪浅。

有些事说来还很喜人,有时出现意想不到的歧义。例如:《古刻新觅》书中第71页第16条:《创修五圣庙碑记》,编辑们给我修改成了《创修五圣祠碑记》,发给我修改稿后,我看了后又改成原样。发回出版社文稿,编辑们修改后再发回来,又改成了《创修五圣祠碑记》,我又改回去。等我发回出版社修改稿后,扈总编特意打电话,提出让我再核对一下这个地方,因为他们找到了权威的资料,和我的录文不一样。这回我真的和原照片又核对一遍,还是我的录文对。我这时想到出版社是不是手头有本《章丘历代碑刻选粹》这本书,因为这本书是章丘人写的,是章丘政协组织编写的,应该是很权威的。我找出这本书来,看看书上的录文,确实是《创修五圣祠碑记》。不过《章丘历代碑刻选粹》这本书上还附了这通碑的照片,尽管不全,但是还能看清楚是“五圣庙”不是“五圣祠”。所以我专门和扈总编通了话:“以为权威的这本书,并不权威”。每次都是这样反复几次,才定下来。我真的佩服扈总编和编辑们的责任心,使我很受教育。

另外,宿基国老兄和李秀琪嫂子,对这本书付出了很大心血,在京城期间专门修改润色此书,这里头有他们的一大半。周郢教授也为此书费了心血。因为我是学工科的,文字很憋脚,记了事,全靠他们来圆文字。对此一并表示感谢。

 

 

《古刻新觅》前言:

    2007年,我主编的《泰山石刻》(10卷本)由中华书局出版后,引起了史学界、文化界的关注,一些领导、专家、朋友,以及未曾谋面的泰山石刻爱好者,通过各自的方式向我表示祝贺。大家对我完成这样一件前无人做过的事,赞誉有加,“泰山文化的挑山夫”、“泰山文化研究史上的精品力作”,以及 “好书无价”等溢美之词,令我诚惶诚恐。

    尤其让我不能释怀的,是大家对我寄予的厚望。有的希望我“宠辱不惊心如初”,有的期望我“开拓新天地,勇攀新高峰”,有的感慨说“意犹未尽”,有的则非常具体地指出“章丘市的石刻没有录进去,是个遗憾。因为章丘也是泰山山脉,历史上曾归属泰安,而且章丘的文化底蕴很深厚,石刻为数众多”。更有一些学者和热心人,则直截了当地指出“某某地方不对”“某某地方待考”“某某地方还没光顾”“某某地方又有新出土”……这些,都成了激发我继续奋斗的动力。

    于是,我拖着十年奔波、已有些心力交瘁的身体,披挂上阵,重操旧业,又踏上了寻觅石刻的新路与旧路。几年下来,收获亦颇丰。这本小书,就是我2007年以来,断断续续的石刻寻觅实录。2007年以前的,已收录在行将出版的《泰山石刻寻察》里了。

    然而,临到出书,“犹恐沧海有遗珠”的我,却更加感到“诚惶诚恐”了。

    因为,我深深感到,大家对我的期望值是越来越高了,给我铺的寻察路子是越来越宽了,交办的任务也是越来越重了。

    比如,与我有棒打不散交情的老大哥宿基国及嫂子李秀琪,把他们多年的研究成果《泰山何其高,泰山何其大》,倾囊献出,希望我“研究研究”。先生把“人文泰山”与“地理泰山”的范围,划了个明明白白,仔仔细细。好家伙!照此一说,需要考察的地方多了去了——整个“泰山群”起码有3万多平方公里呢!

    再比如,有好友对收长清石刻不收泗水的这件事,耿耿于怀,颇有微词,质问:难道先生不会上网吗?中国泗水网写得明明白白:“泗水县位于山东省中南部,泰沂山区南麓”,“1950年5月,属泰安专区”,“1983年10月1日,属泰安地区”,“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誉之‘海岱名川’”,“历代古人观赏之余感叹曰:‘游泰山不游泉林诚一大憾事’”。

    可不嘛,都这把年纪了,应该知道。当年的“泰安专区”和后来的“泰安地区”,把泰山周边的县域,如章丘、历城、长清、平阴、泗水、莱芜等,都曾管辖过。

    我无语。

    是的,该去!

    理应打破“门户之见”,不仅要去泗水,凡属“泰山”且有石刻的地方,都该去。

    不然,《泰山石刻》岂不成为“大言”?

    但,这只能是后话,或者……

    眼前,就这本二三百页的小书而言,虽不值得一提,但却受到许多领导和朋友一如既往的关注和支持,我不胜感激。尤其是老大哥宿基国先生,身在京城,仍对这本小书很上心,除反复编校外,还一再叮嘱我别掉以轻心,应像《凌汉洞天》那样,也做成精品,因为读者主要是泰安圈里人,别现丑。

    我谨记在心,在此一并感谢!

 

袁明英

2013年5月草于岱下崇岱斋

 

袁明英的专著《古刻新觅》已出版 - 花甲岱鼠 - taishanymy 的博客
 

 

袁明英的专著《古刻新觅》已出版 - 花甲岱鼠 - taishanymy 的博客

 

袁明英的专著《古刻新觅》已出版 - 花甲岱鼠 - taishanymy 的博客

 

袁明英的专著《古刻新觅》已出版 - 花甲岱鼠 - taishanymy 的博客
袁明英的专著《古刻新觅》已出版 - 花甲岱鼠 - taishanymy 的博客
 
袁明英的专著《古刻新觅》已出版 - 花甲岱鼠 - taishanymy 的博客
 
 
 
 
袁明英的专著《古刻新觅》已出版 - 花甲岱鼠 - taishanymy 的博客
 
 
袁明英的专著《古刻新觅》已出版 - 花甲岱鼠 - taishanymy 的博客
 
袁明英的专著《古刻新觅》已出版 - 花甲岱鼠 - taishanymy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5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