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ishanymy 的博客

传播泰山文化,结识海内外朋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泰山文化学者、著名书法家,齐鲁工业大学硕士生导师,大型泰山文化资料典籍《泰山石刻》主编,另出版专著《凌汉洞天》、《古刻新觅》。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五章 景行此日仰高台(之五)  

2011-11-26 16:08:27|  分类: 《凌汉洞天》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 景行此日仰高台

——五贤祠

 

有关碑文:

    〈1〉《泰山书院记》:

    自周以上观之,贤人之达者,皋陶、傅说、伊尹、吕望、召公、毕公是也。自周以下观之,贤人之穷者,孟子、杨子、文中子、吏部是也。然较其功业德行,穷不必易达。吏部后三百年,贤人之穷者,又有泰山先生。孟子、杨子、文中子、吏部,皆以其道授弟子。既授弟子,复传之于书。其书大行,其道大耀。先生亦以其道授弟子,既授弟子,又将传之于书,将使其书大行,其道大耀。乃于泰山之阳,起学舍讲堂,聚先圣之书满屋,与群弟子居之。当时从游之贵者,孟子则有梁惠王、齐宣王、滕文公之属;杨子则有刘歆、桓谭之属;文中子则有越公之属;吏部则有裴晋公、郑相国、张仆射之属。门人有高弟者,孟则有乐克、万章、公孙丑之徒;杨则有侯芭、刘棻之徒;文中子则有董常、程元、薛收、李靖、杜如晦、房、魏之徒;吏部则有李观、李翱、李汉、张籍、皇甫湜之徒。今先生游从之贵者,故王沂公、蔡贰卿、李泰州、孔中丞,今李丞相、范经略、明子京、张安道、士熙道、祖择之,门人之高弟者,石介、柳牧、姜潜、张洞、李  ,足以相望于千百年之间矣,孰谓先生穷乎?大哉圣贤之道无屯泰,孟子、杨子、文中子、吏部,皆屯于无位与小官,而孟子泰于七篇,杨子泰于《法言》太无〔玄〕,文中子泰于续经《中说》,吏部泰于《原道》、《论佛骨表》十万余言。先生尝以为尽孔子之心者《大易》,尽孔子之用者《春秋》,是二大经,圣人之极笔也,治世之大法。故作《易说》六十四篇,《春秋尊王发微》十七卷;疑四凶之不法,十六相之不举,故作《尧权》;防后世之篡夺,诸侯之僭逼,故作《舜制》;辩注家之误,正世子之名,故作《正名解》;美出处之得,明传嗣之嫡,故作《四皓论》。先生述作,上宗周、孔,下扌疑韩、孟,是亦为泰,先生孰少之哉!介乐先生之道,大先生之为,请以此说刊之石,陷于讲堂之西壁。

    康定七月十八日记

    〈2〉《泰山五贤祠五贤事迹碑记》:

    (以上残毁六行二百一十五字)泰山,在五贤祠读书,并请泰安范明枢先生讲《春秋左传》。因祠内只有牌位,而五贤事迹如不表明,难知其详,故请范先生搜集五贤遗史,余饬工刊石,俾异日莅斯土、谒斯祠者,见是石而知五贤之历史,有所考察也。

    中华民国二十二年十二月巢县冯玉祥记

    孙明复先生,生宋淳化三年,西历九九二年,卒宋嘉佑二年,西历一零五七年。晋州平阳人也。少举进士不第,退居泰山之阳。学《春秋》,著《尊王发微》,大约本于陆淳而增新意。石介有名山东,自介而下,皆以弟子事之。先生年逾四十,家贫不娶,李丞相迪,将以弟子之女妻之,先生疑焉。介与诸弟子请,曰:“公卿不下士久矣,今丞相不以先生贫贱,而欲托以子,是高先生之行,义也,宜因以成丞相之贤名。”于是乃许。孔给事道辅为人鲠直严重,不妄与人,闻先生之风,就见之。介执杖履侍左右,先生坐则立,升降拜则扶之,其往谢亦然,介既为学官,语人曰:“孙先生非隐者也。”于是范仲淹、富弼皆言“复有经术,宜在朝庭”。除秘书校书、国子监直讲,尝召见迩英阁说书,将以为侍讲,而嫉之者言其讲说多异先儒,遂止。七年,徐州人孔直温以狂谋捕治,索其家得所遗复诗,坐贬虔州监税,徙泗州,又徙知河南府长水县,签书应天府判官事。退判陵州。未行,翰林学士赵概等十余人上言:“孙某行为世法,经为人师,不宜弃之远方。”乃复为国子监直讲。居三岁,以嘉佑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以疾卒于家,享年六十有六,官至殿中丞。于是,以其年十月二十七日葬先生于郓州须城县卢泉乡之北扈。原先生治《春秋》不惑传注,不为曲说以乱经,其言简易,明于诸侯、大夫功罪,以考时之盛衰,而推见王道之治乱,得于经之本义为多。方其病时,韩琦言于仁宗,选书吏,给纸笔,命门人祖无择就其家,得书十五万言,录藏秘阁。

    石徂徕先生,生宋景德二年,西历一零零五年;卒宋庆历五年,西历一零四五年。貌厚而气完,学笃而志大,虽在畎亩,不忘天下之忧,以为时无不可为,为之无不至,不在其位,则行其言。吾言用,功利施于天下,不必出乎己;吾言不用,虽获祸咎,至死而不悔。其遇事发愤,作为文章,极陈古今治乱成败,以指切当时,贤愚善恶,是是非非,无所讳忌。世俗颇骇其言,由是谤议喧然,而小人尤嫉恶之,相与出力,必挤之死。先生安然,不惑不变,曰:“吾道固如是矣!”不幸遇疾以卒。既卒而奸人有欲以奇祸中伤大臣者,尤指先生以起事,谓其诈死,而北走契丹矣,请发棺以验。赖天子仁圣,察其诬,得不发棺,而保全其妻子。先生世为农家,父讳丙,始以仕进,官至太常博士。先生年二十六举进士甲科,为郓州观察推官、南京留守推官。御史台辟主薄,未至,以上书论赦,罢不召。秩满,还某郡节度掌书记,代其父官于蜀,为嘉州军事判官。丁内外艰,去官,垢面跣足,躬耕徂徕之下,葬其五世未葬者七十丧。服除,召入国子监直讲。岁余,杜祁公荐之,拜太子中允,丞相韩公又荐之,乃直集贤院。又岁余,去太学,通判濮州,方待次于徂徕,以庆历五年七月五日卒于家,享年四十有一。友人庐陵欧阳修哭之以诗,以谓“待彼谤焰熄,然后先生之道明矣”。先生既殁,妻子冻馁不自胜,丞相韩公与河阳富公,分俸买田以活之。后二十一年,其子始克葬先生于某所。将葬,其子师讷与其门人姜潜、杜默、徐遁等,来谒欧阳文忠公,请曰:“谤焰熄矣,可以发先生之光矣,敢请铭。”公曰:“吾诗不云乎:子道自能久也,何必吾铭?"遁等曰:“虽然,鲁人之欲也!”乃为之铭:徂徕之岩岩,与子之德兮,鲁人之所瞻。汶水之汤汤,与子之道兮,逾远而弥长。道之难行兮,孔孟亦云皇皇。一世之屯兮,万世之光。曰吾不有命兮,安在夫桓鬼与臧仓。自古圣贤皆然兮,噫,子虽毁其何伤!”

    胡安定先生,生宋雍熙三年,西历九八六年;卒皇祐四年,西历一零五二年。泰州海陵人,读书泰山,十年不归,得家书上有“平安”二字,即投之涧中,不复展读,攻苦食淡,以经术教授吴中,年四十余。景佑初,更定雅乐,诏求知音者,范仲淹荐瑗,以白衣对崇政殿,授校书郎,改湖州教授,弟子数百人,置经术斋,明体用之学,以教诸生。诸生有好明经者,好谈论者,好文艺者,好节义者,各以其类群居。庆历中兴,太学教人亦然,其徒益众,太学生不能容,取旁舍居。礼部所得士,瑗弟子十常取四五。嘉佑中,为侍讲时□□□□□□公真宰相,包公真御史中丞,永叔真学士,翼之真先生。迁太子中允,寻致仕,号安定先生。

    宋绎田先生,生明隆庆五年,西历一五七一年;卒万历四十二年,西历一六一四年。明万历辛丑进士,选庶吉士,改御史,巡按应天。以直言忤时相阉宦,罢归田里,乃筑青岩居,读书其中,与东林诸君子往复论议,寻卒。天启间,以东林党削夺,崇祯改元复其官。著有《理学渊源》、《时习要录》、《州志补遗》、《泰山纪事》、《青岩居漫录》等书。

    赵仁圃先生,生清康熙十二年,西历一六七三年;卒乾隆十五年,西历一七五零年。少时家赤贫,唯负薪携米、汲井灌蔬以娱亲。及遭大故,几案盘盂,典质殆尽,终不以贫故干人。二十六岁举于乡,二十四岁馆于济南,计偕入都,试竣即策蹇归里。捷音至,不赴廷试,以与济上主人有三年之约,不以相负故也。通籍授直隶长垣令兼摄内黄,历永平、大名、长芦、天津、皖、豫、闽道守、监司、疆吏,外宦二十余年,所至均有惠政,具远见。内擢刑、礼部长官及参密。及退则闭户著书,不妄交一人,后以言官劾奏事连及,公具疏辩,并请解任。虽事已得白,而公求退不已。最后有言官摭拾疑似考中公,公几无以自白,乃革职在学宫行走。越明年放归田里,以疾卒于家,享年七十有八。公讲学务阐明宋五子大旨,博征古今,旁及日用琐屑,靡不贯通,持论甚平。在异族专政期间,想亦时代、环境迫之然哉!

    〈3〉《重建三贤祠记碑》:

    泰安州重建三贤祠记碑

    提督山东学政中宪大夫、鸿胪寺少卿、加三级、前翰林院侍读、北平黄叔琳撰并书。

    岱宗之麓有三贤祠,祀宋安定胡先生、泰山孙先生、徂徕石先生也。三贤曷以祠?以生平无愧为人师,而鲁人尊重乎其道,教泽千年不朽也。祠废兴迁徙,具累朝志述中,迄兹荒圮无存,歆荐俱阙。予以康熙戊子,奉命视学山左,行部访其遗址。崇岩嵯峨,涧水纡折,即安定投书处也。后为授经台,异石林立,幽夐特至,想当山风四号,人迹屏绝,灯青榻古,师友讲诵,道气悠然可仰。而庭构泯焉,曷从矜式?遂应州人士之请,割俸兴复旧规,爰属州牧徐君经理,而司教王王公董其役,粤庚寅秋九月告成。栋宇靓新,土皆墀轩敞,肃仪晋谒,神爽俨凭,典型斯在矣。尝考人材学术,莫醇于宋代,然当天圣、庆历之朝最称,向治犹多,忠佞杂糅,枉直纷轧,虽学禁未行,而党议滋起,以韩、范、富、杜诸公龃龉出入,而三先生适生其间。抱先圣遗经于荒山野水之滨,订残补缺,累月穷年,至不问家人事,其视名利仕进泊如也。朝贤荐达,时起时废,幸相次入为国子师,得以阐发圣言,训习来学,生徒向风,讲舍恒满矣。天子时或临雍,赐绯,召直迩英,名卿大夫折节问道,所蕴略施矣。然世为三贤惜者,咸言位不满其德,用不殚其才。遗书  微,直道终绌,独其学术文章立身,行已卓示天下,后世者固不以名位为轻重也。当石先生遇仁宗革政,踊跃歌颂,别白贤奸,佐扬赏罚,人多指目为狂且怪,几至贻身后之祸。然当时信心不惑,以正道为己任,以清议为国维。嗟乎!使三先生遘熙丰绍圣之政,其呼吁愤激何如哉?又或际宣和靖康之时,其慷慨赴蹈何如哉?信乎英风浩气,宜自谓勇过子舆氏也。宋初,文治尚沿五季陋习,经学积久方显,而三先生实为之倡。泰山著《尊王发微》,表彰麟旨,安定自江南访学,十年不归,研析异同,用意专确。厥后荆舒之学肆行,《春秋》废斥,至南渡而始复徂徕,排击佛老,诋言其浮薄,自以《周易》教授其乡,传述甚众。嗣有雒中康节之图,伊川之传,《易》理愈明。溯诸先河后海,实为浚程、邵之源,启康侯之派者也。三君子气局敛舒,风议参覆,亦不必尽同。要诸忠孝仁义,培养于性真,公正廉直,昌明于著作。穷饿不以易其操,谗谤不以挫其志,俗情世故不以乱其学。斯固言行坊表,大节同归,千百世后,求为经师人师者,均足励顽懦而化鄙培矣。按志金元以来有孙、石两先生祠,后乃以安定合食暨祀孙、石于州城。旧制湮废,余以三先生行孚义洽,今欲明尊师取友之道,理宜从合,讵可阙诸?或疑胡先生葬归淮海,绩祀苏湖,未必降依兹土,因借援江都董宅、岭表韩祠,以明旷世大贤,神无不在,岂谓海陵千里不歆岱麓一瓣香哉?予向读遗文旧史,久依景行,窃幸洁宇羞芹,藉摅夙敬。且谓士君子居其地,则尚友其贤,试听涧溜之琮峥,对书台之  山臬,风晨雨夕,思何以罔愧。切磨而几筵肃穆,杖屦如存,师弟子伛偻侍掖之风,升降仿佛。岩岩新宫,济济多士,盍念鲁邦瞻止蹶然兴起矣乎!州牧徐君肇显振兴儒教,而司训王王公董治有方,祠成复次置旁翼三楹,以资护守。石先生后裔犹多有读书朴艺之士,因得其裔孙、州廪生维岩以守祠之任畀之,庶几永保勿替云。

    康熙五十一年岁次壬辰三月谷旦

    〈4〉《新构东配厅三楹石亭一座记碑》:

    嘉庆元年丙辰至五年修葺

         新构东配厅三楹石亭一座

         知泰安府事         金棨

         泰安府教授         李席珍

         县训导             周桐

         县训导             王应轸

         统阖郡士民         公立石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