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ishanymy 的博客

传播泰山文化,结识海内外朋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泰山文化学者、著名书法家,齐鲁工业大学硕士生导师,大型泰山文化资料典籍《泰山石刻》主编,另出版专著《凌汉洞天》、《古刻新觅》。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八宝山向季羡林先生遗体告别  

2009-09-12 15:10:32|  分类: 悼念大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八宝山向季羡林先生遗体告别

——泰山文化协会副主席  泰山石刻研究院院长 

泰山研究所所长                 袁明英

 

季羡林先生学识渊博,通古今、通中西、通文理,著作等身,为国内外学者尊崇,被誉为东方鸿儒。能认识中国当代著名的学者季老,并能得到季老的亲切教诲和指导,真是人生的幸福。

我认识季羡林先生是在2000213日(旧历正月初七)。

为弘扬泰山文化,开拓学术新境,我们泰安教育学院(合并为泰山学院之前)成立了山东省泰山自然遗产委员会泰山研究所。经研究决定聘请季老为研究所高级顾问。我与副院长马兆龙和院办副主任高理敬去北京看望季老并呈送聘书,同时送去了一幅泰山自然石的照片。

北京大学,碧湖侧畔,绿荫掩映的朗润园13号楼很有名气,知名就在于季先生。在季老家中,我们见到季老。季老已是耄耋之年,面貌清癯,神情安然,目光慈祥,和蔼可亲,颇有仙风道骨长者的气派,又有豁达睿智大师学者的风度。季老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又高兴地接受了聘书。接下来,一起看了送去的泰山自然石的大幅照片。这是一尊青色的泰山花岗岩卵石。季老的秘书,72岁的李玉洁女士一看奇妙的上面自然的白色石纹,,惊喜地说:“这不是季老的画像吗?真像,太像了!”季老看了,也高兴的笑了。

原来,卵石上的天然白色纹线,如同八大山人大写意人物画,流畅粗犷的铁线勾画出了季老沉思阅读的肖像,特别是上半身头部、颈部、肩部,惟妙惟肖,自然形成。看那头部,高高的额顶,像大哲人苏格拉底一样,稀疏的白发,长长的脸颊,方正的下颏,达到了季老侧面像的形似。先生的肖像仅占石面的四分之一,四分之三处是广阔的空白天地,足可以使人心灵放飞。其构图精炼,章法绝佳,意境深远,达到了耄耋学者捧卷沉思怡情飘逸的神似,奇石妙品,令人叹服,大自然真是巧夺天工,泰山石真是奥妙无穷!

说来,我发现这块泰山奇石,既偶然也必然。说偶然,是巧了;说必然,是因为我对泰山有感情,对学界泰斗季羡林先生十分崇敬。作为泰山文化研究者,数年来,我上下泰山几十次,走遍了泰山东、西、南、北,收集泰山奇石数十块。因此说,自然形成季老肖像的泰山奇石被我发现也是在情理之中了。

在季老家里,大家观看着奇石照片。

当时,我们商议在奇石上刻个字,以便在季老90大寿时送去。李玉洁女士也同意。于是,在“东方泰斗”、“东方文化耆宿”、“东方鸿儒”等寿辞中,李玉洁秘书认为“东方鸿儒”比较合适。让谁题写呢?是请哪位名家?李玉洁秘书说请北大的杨辛先生题写吧!杨辛教授是北大著名的美学教授,全国高级美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美协、书协会员,著名的泰山学者,书法大家,也是泰山研究所名誉所长。告别季老,我们便去转告杨辛教授,杨教授与李玉洁秘书通了电话,方欣然同意为泰山奇石题字。

 “东方鸿儒”四个字,刻好了,我又请人在上贴了金箔。

200086日,是季羡林先生的90大寿。寿前84日,我又带人前往北京朗润园13号楼,送泰山奇石。本来,季老著书时间一般不接待客人。那天,季老破例在上午接待了我们。季老衣着朴实,身穿大背心,脚着拖鞋,满面红光,神采奕奕,看着泰山奇石十分高兴,不住地说:“好哇,谢谢你们。”沉思片刻,季老一挥手,朝李玉洁秘书说:“拿笔来!”李玉洁女士取过笔来,季老兴之所致,在泰山奇石放大的照片背面挥笔写下了:

“天地灵气,季羡林,2000于北京大学”

书体潇洒流畅,遒劲有力,绝难是90高龄的老人能写出来的。

从老人亲切的目光,从老人的挥手致意中,我感受到了巨大的鼓舞和力量。

1996年,他为我们学院学报题写了“岱宗学刊”的刊名。

他欣然接受了我们泰山研究所的邀请,担任高级顾问。

他得知《岱宗学刊》成为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学术刊物后,高兴地写来贺信,信中说:“‘岱宗’公开发行,大快人心。泰山是中国文化的主要象征之一,欲弘扬中华文化,必先弘扬泰山文化,这是顺理成章的事。19981121日。”

这样,和季老结下了泰山之缘,遇到重大事情就去请教季老,每年去给季老祝寿。别人求见季老不容易,我是每到必见。200386日在北京301医院过寿,只有五个方面的人员参加: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国防大学、301医院、山东老家代表。我是作为山东老家代表参加的。好多知名人士未能许可参加祝寿,和他们见了面,都好奇的问我:你怎么能参加的呢!?我感到很荣幸,更荣幸的是:这次我送的寿匾是用紫铜做了一尊泰山形象,送的一句寿联是“学界泰山,寿比岱岳”,发言的以上四个单位的领导人都引用了这句寿联。每次送的寿礼都是泰山的文化礼品,老人非常高兴,而且都教诲一些富有哲理的保护泰山、弘扬泰山文化的看法和想法。有一次,让我了解泰山索道改扩建的来龙去脉,并且让我必须给他的秘书回电话。对我十分信任,我和季老的感情越来越深。

20075月泰山文化协会成立,我陪泰安市文联江济源主席去请季老担任泰山文化协会的顾问,老人欣然接受并题词。季老为泰山文化协会所作题词中写到“泰山文化实滥觞于远古,为中华文化之启明星,历代众多帝王多以封禅泰山为毕生要务,良友以也!”对泰山文化的精辟论述,高屋建瓴,发前人之所无,将成为研究泰山文化的指路明灯。    

实不愧为国学大师,学界泰山。

每次见面都谈到泰山的有关事情,诸如泰山索道、赤鳞鱼、经石峪金刚经石刻、秦刻石、对泰山的保护等。而且每每谈到都愿意再蹬一次泰山,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为了了却心头的泰山情怀,为了弘扬泰山文化,2004年开始撰写《泰山颂》,几易其稿最后成稿160言:

巍巍岱宗,五岳之巅。龙踞神州,上接九天。
   吞吐日月,呼吸云烟。阴阳变幻,气象万千。
   兴云化雨,泽被禹甸。齐青未了,养育黎元。
   鲁青未了,春满人间。星换斗移,河清海晏。
   人和政通,上下相安。风起云涌,处处新颜。
   暮春三月,杂花满山。万木争高,万卉争艳。
   争而不斗,合一人天。十月深秋,层林红染。
   三十三天,海中三山。伊甸乐园,人间桃源。
   处处名胜,谁堪比肩。登高望岳,壮思绵绵。
   国之魂魄,民之肝胆。 屹立东方,亿万斯年。

《泰山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将与泰山永世长存。

2007年,《泰山颂》由著名学者、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书丹,镌刻石碑立于岱庙石刻园。2008514日欧阳中石先生为《泰山颂》石碑揭幕。

季老十分关心我所编著的山东省重大研究项目《泰山石刻》,并欣然担任《泰山石刻》的编委主任,而且为《泰山石刻》的出版亲自写了序言,我感激涕零。一直鼓舞着我坚韧不拔地做好泰山石刻的研究工作。大十六开、十卷本的《泰山石刻》业已由中华书局出版,今年再准备出版三卷《泰山石刻续》,这都是季老给我的精神力量和人格力量,才坚持做到的。

还仅有26天又是季老的寿诞,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寿礼:其中一份,精心装裱了一幅《泰山颂》石碑拓片,长34米,宽136米,很壮观。让老人的泰山情怀回归到心头。其中另一份,为老人准备了一张1.95米×1.5米的真牛皮凉席,豪华舒适,让老人舒舒服服度过夏天。其中第三份再带上101条泰山赤鳞鱼,让老人自由自在地度过一个世纪。哪想到,他老人家早走了,悲痛极了!

2009711日,我在重庆,噩耗传来,我哭了,流泪了,我悼念,我更是怀念。我感恩不尽。悲痛之中当即买好飞机票,当天飞回泰安,为季老撰写唁电、为齐鲁晚报、泰安日报晨刊组稿,为到北京告别季老做准备。

我和温凤云先生合作了一首悼念季老的诗词:挥泪送季老驾鹤西去》

“岱风低鸣,冷月如霜。

  思老心悲,终不成寐。

  步出空庭,自撙青石。

        仰看天河,盈盈银川尽歹图。

 

   三辞桂冠,驾鹤西渡,

哀思绵绵乡友哭。

   高山仰止,水静深涡,

泪水滴落母亲河。”

诗词由温先生撰文,我书写在四尺的宣纸上。带着已发的唁电文稿和已装裱好的《泰山颂》石碑拓片,联系好季老的治丧工作组办公室,于2009718日踏上了告别季老的行程。

2009719周日的早间地铁里异乎寻常地拥挤,几乎每一站都有身着黑衣、神情凝重的人走进车厢,他们手中捧着的鲜花透露出他们此行的目的。尽管有交警指挥,八宝山路口的交通仍然拥挤,八宝山地铁站出口处人们捧着鲜花和季老的遗像,向着八宝山公墓的方向涌去。

八点前我们就赶到了八宝山。 前来参加季羡林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的各界人士陆续来到八宝山殡仪馆,人群中有不少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有几岁的孩子,人们都身穿素衣,胸前佩戴着白花,面容凝重。灵堂外,北京大学准备了签名簿,到场群众一一留言寄托哀思。工作人员还向每位吊唁者发放了季羡林生平简介,许多人在认真翻阅。

等国家领导人先行遗体告别后,我们向季老遗体告别。在这期间,我们举着悼念季老的诗词、《泰山颂》拓片,分发我们的唁电,泰山人的这一举动,引起了不少媒体记者的关注。新华通讯社记者、北京晚报记者、大公报记者、北京电视台记者、中青报记者等纷纷采访我们,给我们的诗词和拓片拍照。我们的心宽慰多了。

在遗体告别大厅门上挂着黑纱横幅:沉痛悼念季羡林先生”格外醒目。门两边一幅长长的挽联:

文望起齐鲁,通华梵、通中西、通古今,至道有道,心育英才光北大。

德育贻天地,辞大师、辞泰斗、辞国宝,大名无名,性存淡泊归未名。”

遗像中的季老头戴绒帽,身着蓝色中山装,笑容淡定进入灵堂,躺在鲜花丛中的季老身着黑色中山装,他老人家涅槃了,仍然安详、慈善,满面红光。在微微的哀乐中,我们瞻仰了季老遗容,头发花白的季老之子季承和妻子一身黑色站在季老的遗体边,向大家鞠躬回礼。挥泪出来, 似乎仍聆听着他的教诲。

从北大著名泰山学者、泰山研究所名誉所长杨辛先生那里得知,遗体告别大厅门口的挽联,是北京大学学报原主编龙协涛先生撰写的,道出了哲人既平易又高大的“文”和“德”,真真学界泰山啊!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们要以季老为光辉楷模,遵循季老指出的方向,勤恳努力,春华秋实,为弘扬泰山文化和中华文化作出应有的贡献,让季老在那边继续放心我们对泰山的崇拜和忠诚。

    愿季老一路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