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ishanymy 的博客

传播泰山文化,结识海内外朋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泰山文化学者、著名书法家,齐鲁工业大学硕士生导师,大型泰山文化资料典籍《泰山石刻》主编,另出版专著《凌汉洞天》、《古刻新觅》。

网易考拉推荐

八宝山向学界泰山季羡林先生遗体告别  

2009-08-03 14:36:21|  分类: 悼念大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宝山向学界泰山季羡林先生遗体告别

八宝山向学界泰山季羡林先生遗体告别

——泰山文化协会副主席  泰山石刻研究院院长 

泰山研究所所长                 袁明英

 

    我认识季羡林先生是在2000213日(旧历正月初七)从那开始,除了为老人过了七次寿诞外,每次去见老人都是为着泰山的事去请教老人,老人在百忙之中,总是挤出时间,循循善诱,该说地说,该写得写,令我们得到圆满解决。每次老人都问到泰山的有关事情,诸如泰山索道、赤鳞鱼、经石峪金刚经石刻、秦刻石、对泰山的保护等。关于泰山索道,曾经几位专家舆论声高,季老让秘书李玉洁女士打电话给我,让我好好调查一下,然后汇报季老。我汇报给分管市长,组织有关人员专程去北京汇报。只要谈及泰山,季老兴致勃勃。而且每每谈到都愿意再蹬一次泰山,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为了了却心头的泰山情怀,为了弘扬泰山文化,2004年开始撰写《泰山颂》,几易其稿最后成稿160言:

巍巍岱宗,五岳之巅。龙踞神州,上接九天。
   吞吐日月,呼吸云烟。阴阳变幻,气象万千。
   兴云化雨,泽被禹甸。齐青未了,养育黎元。
   鲁青未了,春满人间。星换斗移,河清海晏。
   人和政通,上下相安。风起云涌,处处新颜。
   暮春三月,杂花满山。万木争高,万卉争艳。
   争而不斗,合一人天。十月深秋,层林红染。
   三十三天,海中三山。伊甸乐园,人间桃源。
   处处名胜,谁堪比肩。登高望岳,壮思绵绵。
   国之魂魄,民之肝胆。 屹立东方,亿万斯年。

《泰山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将与泰山永世长存。

2007年,《泰山颂》由著名学者、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书丹,镌刻石碑立于岱庙石刻园。2008514日欧阳中石先生为《泰山颂》石碑揭幕。

1996年,他为我们泰安教育学院学报题写了“岱宗学刊”的刊名。

他欣然接受了我们泰山研究所的邀请,担任高级顾问。

他得知《岱宗学刊》成为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学术刊物后,高兴地写来贺信,信中说:“‘岱宗’公开发行,大快人心。泰山是中国文化的主要象征之一,欲弘扬中华文化,必先弘扬泰山文化,这是顺理成章的事。19981121日。”

20075月泰山文化协会成立,我和有关人员去请季老担任泰山文化协会的顾问,老人欣然接受并题词。季老为泰山文化协会所作题词中写到“泰山文化实滥觞于远古,为中华文化之启明星,历代众多帝王多以封禅泰山为毕生要务,良友以也!”对泰山文化的精辟论述,高屋建瓴,发前人之所无,将成为研究泰山文化的指路明灯。    

季老十分关心我所编著的山东省重大研究项目《泰山石刻》,并欣然担任《泰山石刻》的编委主任,而且为《泰山石刻》的出版亲自写了序言,我感激涕零。一直鼓舞着我坚韧不拔地做好泰山石刻的研究工作。大十六开、十卷本的《泰山石刻》业已由中华书局出版,今年再准备出版三卷《泰山石刻续》,这都是季老给我的精神力量和人格力量,才坚持做到的。

还仅有26天又是季老的寿诞,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寿礼:其中一份,精心装裱了一幅《泰山颂》石碑拓片,长34米,宽136米,很壮观。让老人的泰山情怀回归到心头。其中另一份,为老人准备了一张1.95米×1.5米的真牛皮凉席,豪华舒适,让老人舒舒服服度过夏天。其中第三份再带上101条泰山赤鳞鱼,让老人自由自在地度过一个世纪。哪想到,他老人家早走了,悲痛极了!

2009711日,我在重庆得知噩耗,我哭了,流泪了,我悼念,我更是怀念,我感恩不尽。悲痛之中当即买好飞机票,当天飞回泰安,为季老撰写唁电、为齐鲁晚报、泰安日报晨刊组稿,为到北京告别季老做准备。

我和温凤云先生合作了一首悼念季老的诗词:挥泪送季老驾鹤西去》

“岱风低鸣,冷月如霜。

  思老心悲,终不成寐。

  步出空庭,自撙青石。

        仰看天河,盈盈银川尽歹图。

 

   三辞桂冠,驾鹤西渡,

哀思绵绵乡友哭。

   高山仰止,水静深涡,

泪水滴落母亲河。”

我将诗词书写在四尺的宣纸上。带着已发的唁电文稿和已装裱好的《泰山颂》石碑拓片,联系好季老的治丧工作组办公室,于2009718日踏上了告别季老的行程。

2009719周日的早间地铁里异乎寻常地拥挤,几乎每一站都有身着黑衣、神情凝重的人走进车厢,他们手中捧着的鲜花透露出他们此行的目的。尽管有交警指挥,八宝山路口的交通仍然拥挤,八宝山地铁站出口处人们捧着鲜花和季老的遗像,向着八宝山公墓的方向涌去。

八点前我们就赶到了八宝山。 前来参加季羡林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的各界人士陆续来到八宝山殡仪馆,人群中有不少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有几岁的孩子,人们都身穿素衣,胸前佩戴着白花,面容凝重。灵堂外,北京大学准备了签名簿,到场群众一一留言寄托哀思。工作人员还向每位吊唁者发放了季羡林生平简介,许多人在认真翻阅。

人的一生一定要过得有意义,生命在好不在长。八宝山东厅外,季老的学生崔女士悲痛地说。送别季老,她带来了一个荷花莲蓬花篮,荷花上留着滴滴露珠,这是崔女士昨天定做,今天凌晨2时前往北京郊区取来的,季老一生最爱荷花,早年曾在朗润园荷花池中亲手种下洪湖莲子。北大未名湖中的荷花也是季老从洪湖带回的荷花籽,如今已连成片了。崔女士说,她特地把荷花和莲蓬搭配在一起,因为莲子代表了季老的弟子,希望他的弟子们像种子一样,把季老的品格学识传承下去。

学识渊博登高峰,德高望重树典范,国学大师誉全球,丰功伟绩载史册。这是季老家乡山东群众在留言簿上写下的话语。摆放的花篮中,写有无路庭前愧慈爱,乾炉烹雪空挥毫的挽联最引人注目,花篮前还摆放了一盆百合玫瑰小花篮。

悼念群众中,十几位山东聊城大学的师生代表举着一副白底黑字的横幅挽联:“季老恋故土,聊大爱季老”。孙老师说,季老是聊大的名誉校长。2005年,94岁的季老回老家过生日,还去过一次学校。“季老最近几年共来过学校4次,每次做讲座时,学校的千人大礼堂都座无虚席。”孙老师说。
    

 

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大师、季羡林的弟子钱文忠等都来到现场送季老最后一程。而从1951年进入北大校园开始,就一直和季老一起工作的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从灵堂走出时,也早已泣不成声。

六小龄童着一身黑衣前来送别季老。他说:“季老是我敬仰的一位大学者,我家中的手抄线装本《西游记》就是季老送我的。美猴王世家纪念馆落成时,季老派人送给我一本手抄线装本《西游记》纪念,2006年我去医院看季老,当时他刚躺下,就没有打扰,那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说完,六小龄童的眼睛红了。山东省实验小学(原新育小学)全体师生赠送的花篮上写着季爷爷我们想念您
    很多来吊唁的普通民众甚至北大师生都表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季老,今天来不仅是为了送别,更是珍惜这唯一见面的机会。
    市民孟先生一大早就来了,一直站在自己为季老送的花篮旁,他不停地用手擦头上的汗说:我当初在人大的时候和季老有一面之缘,知道他喜欢荷花,我专门从白洋淀摘了荷花,做成这个花篮。

季老遗体告别仪式上,有一对来自山东济南的中年夫妇特别引人关注,他们每人手捧一盒油旋守候在灵堂旁边。男主人张士华告诉记者,油旋是济南的一道名吃,季先生非常爱吃,每次有人到北京看望季老,总会带一些自己做的油旋给他。有次,山东大学教授蔡德贵赴京,张士华委托蔡德贵请季老给他的油旋店起个名。很快,蔡德贵就带回来了季老手书的软酥香,油旋张六个字。有了季老的墨宝,油旋张一下子闻名山东省内外。张士华夫妇说,这次他们亲自烤了98只油旋祭奠季老。

北京的天气闷热难耐,稍微活动就已是汗流浃背,但这丝毫未能挡住人们送别季老的脚步。在现场看到,虽然遗体告别仪式定在10时举行,但8时左右,八宝山东礼堂前就排起了千人长队。其中,年长者白发苍苍、步履蹒跚;年幼者童牙胄子,面庞稚嫩;全都身穿素服、胸佩白花,默默等候。

与季老同一天故去的任继愈女儿任远也前来吊唁。她对记者表示,季老是自己硕士研究生的指导教师。她说,季老是一个非常严格的老师,论文的每个字、每个标点都会改动。他对学生很关心,但要求你独立思考、独立解决问题,绝对不代替你做什么事。

一位专门从上海赶来吊唁的老先生说,自己一家五口人中有三口都是季老当年的学生,得知他辞世,一家人专门从上海赶到北京。

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李克强等国家领导人来到季羡林遗体前肃立默哀并鞠躬,作最后送别。

等国家领导人先行遗体告别后,我们向季老遗体告别。在这期间,我们举着悼念季老的诗词、《泰山颂》拓片,分发我们的唁电,泰山人的这一举动,引起了不少媒体记者的关注。新华通讯社记者、北京晚报记者、大公报记者吴昊辰、北京电视台记者、中青报记者、周口晚报、晨报记者  颖、新民晚报王瑜明、济南时报、半岛都市报、《法制晚报》《北京晚报》、《新安晚报》、龙虎网、中国之声《央广新闻》、黑龍江新聞網-生活報等纷纷采访我们,给我们的诗词和拓片拍照。我们的心宽慰多了。

在遗体告别大厅门上挂着黑纱横幅:沉痛悼念季羡林先生”格外醒目。门两边一幅长长的挽联:

文望起齐鲁,通华梵、通中西、通古今,至道有道,心育英才光北大。

德育贻天地,辞大师、辞泰斗、辞国宝,大名无名,性存淡泊归未名。”

遗像中的季老头戴绒帽,身着蓝色中山装,笑容淡定遺像之下,擺放著胡錦濤、江澤民、吳邦國、溫家寶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敬獻的花圈。整個殯儀館,都擺滿了社會各界人士送來的花圈和輓聯。

躺在鲜花丛中的季老身着黑色中山装,他老人家涅槃了,仍然安详、慈善,满面红光。在微微的哀乐中,我们瞻仰了季老遗容,头发花白的季老之子季承和妻子一身黑色站在季老的遗体边,向大家鞠躬回礼。

挥泪出来, 似乎仍聆听着他的教诲。

从北大著名泰山学者、泰山研究所名誉所长杨辛先生那里得知,遗体告别大厅门口的挽联,是北京大学学报原主编龙协涛先生撰写的,道出了哲人既平易又高大的“文”和“德”,真真学界泰山啊!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们要以季老为光辉楷模,遵循季老指出的方向,勤恳努力,春华秋实,为弘扬泰山文化和中华文化作出应有的贡献,让季老在那边继续放心我们对泰山的崇拜和忠诚。

    愿季老一路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