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ishanymy 的博客

传播泰山文化,结识海内外朋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泰山文化学者、著名书法家,齐鲁工业大学硕士生导师,大型泰山文化资料典籍《泰山石刻》主编,另出版专著《凌汉洞天》、《古刻新觅》。

网易考拉推荐

2008、2、23考察长清孝里乡黄崖寨  

2008-02-25 19:30:36|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2、23考察长清孝里乡黄崖寨

泰山户外俱乐部组织考察长清孝里乡黄崖寨

袁明英撰文

 

2008223去黄崖寨考察,昨晚我上网查了黄崖寨的资料,觉得很有价值去考察。(资料附后)

泰山户外俱乐部的董事夫妇刘洪波和姜巍,组织了以下单位的人员:(括弧里是网名)

俱乐部

    刘洪波(老虎)、姜巍(九女寨主)

科技大学

张雷(没想到)、步学军、(江寒秋影)、(无影山);

    农业大学

孙力(岱下叟)、刘若林(江岸渔火);

电视台

    边立平主任、刘畅、于洋、王丽(粒子)、杨振华记者;

外贸公司

    武立纲;

工商局办公室

     

国税局

    崔健局长、姚军科长

荣疗医院

    王德洋;

个体商业者

    杨玉刚、(幻影)、(阚女);

泰山文化协会

    李继生、周郢(岱下周郎)、宿基国、李秀琪、袁明英(花甲岱属);

司机五人(税务局、泰山管委、电视台、出租两人),一辆自驾车。

以上共三十余人,早八点前在原市防疫站门口集合,然后出发。今天是八九的第一天,气温零下6°到6°,低于常年气温,我穿得很暖和。

去时李继生老师带队,路径不熟,从北万德西拐到去五峰的路,不远应叉西南,却上了西北,转了一圈,还走一段土路,才上正道。回了的路走的正确。正路应是:万德——拐去五峰的路——小侯埠村——叉西南——东夏峪——西夏峪——史家庄——郭家庄———田家庄——绿豆屯——碾砣沟——黄路山——北站——张庄桥——大刘庄桥西拐去众源山泉——双泉俺小流域标识牌——右拐去双泉乡(段店)——右拐向北——傅家庄左拐往西去陈沟——胡林坡——左拐往南——北黄村——中黄村——上山。

途中,路过马山东南方的一个小玲,岭上一簇崅岈石堆不高但是很嶙峋。在这里,眺望马山很雄伟,姿态完整。停下车来,李继生老师讲了马山的景观和文化,九女寨主拿出俱乐部的方旗来打上,让大家拍照。我定了一下方位。

路过胡林坡村时,老远看到路中间一株老国槐巍巍仙仙。停下车来,拍照、定位后,我和李秀琪嫂子用盒尺量了一下胸围是510cm。上面钉着一个古树名木牌,上写”古树名木编号:A60046(济南市绿化委员会)”,可见此树年代久远。树的路北墙内,有一座庙,仅存大殿,厦子和殿顶尚好。没有石刻,已属危房。据当地人说,是关帝庙。村西头路南,长着一株大柳树,树上有个老鸹窝。从这里左拐往南去北黄村。

穿过北黄村,到中黄村南头,即韩昌芳家门口,停下车。十点钟了,大家整理一下,便下沟再上岭往东南方上山。道上满是碎石片子,踏着碎石片子往上不远,迎面是一个全是用碎石片子垒的鸡嘴式崖头,足有三米多高,上面是一块三角小地。山里人为了种地,不惜血本,就凭那几平方小地,除了钟金蛋银蛋,种啥也不值得破这么大的工作量。从村里上去约500左右,有一小石屋,前后有门,左右有窗,可能是避雨的地方。从这里就上了东山膀,路东是悬崖,路西便是人工垒砌的石崖头,石头虽然没有活,但是当地的页岩石很方正,崖头用石都是大块的,很齐整。估计也是百多年前所做的工程。山膀的路不陡,一直是斜坡。也可能是我感冒刚好的缘故,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不敢畅怀,脱了外罩,慢慢往前,不敢追他们,只得落在后边。看左边,是山峪,土地很平整,一直延伸到黄崖寨下悬崖峭壁,看来只有足下山膀这条道可上。约摸走了一公里,山膀路翻到山梁上,这时已看到高大的寨墙迎面矗立在前面。前面的驴友停下来听李老师讲解,不多时我也赶上来,相互拍照。

我走在最后,慢慢观察寨墙的形状,简单的量了有关尺寸。迎面的寨墙,横建在大约20的山梁上,挡住去路。也就是说,左右都是悬崖,这是唯一进口。猛一看,寨墙挡住无路可走,似乎不可再进一步,其实,贴寨墙往西走,在悬崖边往左一折,即是朝西的大门。这是有意设计的,也是高明的设计。迎北的寨墙底部有瞭望孔,凡上山的人的行踪在里面看的一清二楚,来的人却全然不会觉察。迎北寨墙半圆形,碉堡式。墙宽230cm,高是410cm。朝西的门寛是420cm,进门然后往右拐进寨门上山。门里右边有房舍,估计是传达室之类的房子,北边开一小门,发券式,高约267cm,宽约73cm。进来的人在未进寨门之前可以到传达室。此处N36°20.938,E116°39.068,H312M.

沿着斜坡山梁,在上约500米,就是二山门。N36°20.828,E116°39.158,H337M。山门尚完好,门上券躺在地上,门立柱墙、门枕、门户枢坑、门闩空均在。现存东门立柱墙高约174cm,92cm; 现存西门立柱墙高约187cm,厚约92cm。门宽约184cm。立柱墙退进去宽约240cm,墙厚192cm。山门为北门,偏东25°。进了山门便是寨区

往南走,不时坐落着座座石房子。山坡上残存着前有房子后有圆形院落的宅基,内有地道,井等。山顶上没有建筑,翻下山坡反倒是处处石房基,鳞次栉比。基本没路,走时必须弯下腰往前猫着走。这时又渴又饿,有的干脆吃起来。我想法打开水杯,喝完所有水,再向前,并吆喝大家注意碑石刻!下坡后,又拍了若干石房基。但是没有找到石刻。这时,李继生老师吆喝往回返,我也朝着他吆喝的方向往回走,到了二山门会合,和宿主任合影后往返。这时发觉我的记录本子丢在回来的路上,后悔也没法了,只得打手机给边主任,让他们回来时注意找一下。为保险起见,我又重新定位,量尺寸。其实,山寨门、二山门的数据都是重新建立的。

来到山寨门下,和李继生、崔局长、宿主任夫妇、田老师、摄影师、王丽会合,我们开始吃饭。宿主任夫妇没带饭,我带了两个烧饼,分给他俩一个,大家凑合着吃了点。李老师为我们拍了山上野餐照。

这时,山上他们打来电话,说是找到了清朝同治年间的碑刻和一座牌坊。后悔的我们不得了,若是再多呆一会,就会找到石刻的。因为我们几个人和其余人们不同的是:主要意图是寻石刻。为此大家总结了一句话“遗憾的退却往往离成功只差几步”,是教训、是经验、也是至理之言。

后来,在网上看到照片,有两通残碑,其一可识:男枯骨碑,同治八年十月初十日,……谕勒石勿□;其二可识:枯骨墓。

遗憾未消,回山下。经打听韩昌芳女士(今年59岁)山上有万人坑,有枯骨碑,并得知往村里走不远就是三官庙。我们去了三官庙N36°21.541,E116°38.362,H171M。庙尚完好,廊下东西墙上有题记,院子里香台子上有题记。

1.               廊下西墙题记:崇祯八年正月初一,会首付信及妻、付尚智及妻等180余善男信女所立。尺寸宽78cm×高51cm

2.               廊下东墙题记:崇祯八年正月初一,会首付信和乡宦及东阿县、平阴县、齐河县、肥城县等近百人所立。尺寸宽105cm×高52cm

3.               香台正面题记:地三界(十六),万灵真空。成化十五年春三月。

4.               香台东侧面题记:崇祯十有一年正月拾贰日立。会首付信、(张氏)、付尚智、付进同、付学文、张引光、王乙奉、付进表、张重光、刘逢奇、侯应西、韩守乐、付尚发、李成文、苏应训、刘汉光、刘鲤。

听老百姓说,往北,还有庙,叫九人堂。我和宿主任赶过去,没发现有石刻。庙已翻新,完好,但锁着门N36°21.719,E116°38.950,H150M庙前路东一株大柏树,长在墙里,估计怎么也得几百年的树龄了。途中两座文革中的主席台,相当坚固,至今完好,还能隐约看得出当年画得主席像。回去时,大队人马已到。稍息,我又吃了李老师给的个火烧,喝了水,基本舒服了,恢复了体力,但是腿好像直了。商定再去北黄村考察石造像,300走出中黄村。

出北黄村约一公里,路东一座石垒的石灰窑,石灰窑东南方约100左右,孤零零的一座小石屋,N36°22.345,E116°38.919,H124M屋西立一方神石佛堂庙标识:济南市第二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公布,济南市人民政府立。为保护其建筑,在外面有加盖了一座小屋。经测量,外屋东西宽317cm,高(到檐头)213cm,檐头以上是金字塔式的房顶;内屋的径里尺寸东西长152cm,南北宽121cm,高(到顶)172cm。造像面积:北墙161cm×105cm,西墙110cm×105cm,东墙110cm×100cm。造像尊数:北墙五层大小不等42尊,东墙六层大小不等20尊,西墙七层大小不等26尊,共计88尊。我钻进小庙里,直不起身来,猫着腰,将三面墙上的佛造像及题记,逐一进行了拍照、测量。九女寨主特意给我拍了个镜头,非常有特色,非常有意义。

造像题记仅在西墙上,上下两题,上题记(西墙上):“唐·开元二十九年,□落英弟子,阿弥陀佛一躯,全家供养。面积20cm×10cm。下题记两则,面积29cm×11cm。一则题记(西墙下):“大唐·开元二十五/ 年石佛堂主□/ 州□清□刘文/ 聘□住男颜回/ 裕三”;另一则 “开元二十九/ 年二月四日敬/ 一佛二菩萨上/ 为□玉帝主师/ □□□□存春/ □合家并供养”。

在一平地上,孤伶伶的建一座小石庙,周围再也找不到其他建筑遗迹,为什么?这还是一个谜!

我们和宿主任夫妇分别照了像,然后乘车返回。(有关照片请看相册)

对此活动,齐鲁晚报于08年3月2日作了报道:

中国最大石山寨面目模糊

专家呼吁给予必要保护

  大众网--齐鲁晚报泰安3月1日讯 位于泰山山脉的黄崖寨是中国现存最大的石头山寨。近日,有关专家在考察黄崖寨归来后得出结论:由于受自然力的影响,百年古寨黄崖寨已模糊不清。
  黄崖寨,位于长清和肥城交界处的泰山山脉,海拔426米,清咸丰年间,江苏人张积中在山上筑寨避兵讲学,原有全石结构房屋1200余间,总建筑面积达6万平方米。现存完整石室4间,现存的一寨门,全部用青石砌成,建有排枪、箭孔;二寨门两侧建有哨楼,山寨主建筑为祭祀堂。清同治五年(1866年),官府以张积中聚众谋乱为由,调兵清洗山寨,残杀无辜寨民2000余人,张积中及其亲眷弟子200余人在祭祀堂自焚,世称黄崖惨案。2月23日,中国先秦史学会、长城学会会员李继生教授、著名泰山学者周郢、袁明英等对百年黄崖寨进行了考察,山的东西南三面自山腰以上,异峰突起,绝壁如削,唯西北向有一崎岖小径,蜿蜒通向山顶。李继生教授呼吁相关部门给予黄崖寨必要的保护。(闫秀玲 于洋)

附:黄崖寨资料:

黄崖山在大峰山北侧,长清、肥城、平阴三县交界处的长清境内,许是因了张积中在此筑寨讲学,清地方官以“谋叛”之名派兵血洗之故,无论史书还是民间都习惯叫它做“黄崖寨”。因此,黄崖寨可说是因了张积中而名扬天下。
   
张积中,字石琴,江苏仪征人,是“太谷学派”创始人安徽石棣周觳的弟子。他读儒书、通医道,太平军攻占仪征时家人被害,不得已投奔在济南任知府的表兄吴载勋处避难。按说,他应该成为清王朝的忠实臣民而求仕。但他来鲁后却相中了黄崖山这块清幽之地,传道讲学,广收教徒,进而修筑山寨,聚众山头。在这里,他承周氏之学,以儒家性、理之说为基础,参以释、道,并兼及军旅、技击,一时间拜师听讲者蜂涌而至,对从学者他不论出身,不分男女,皆收入门中,因人施教,教学方法为心口递受,不形诸文字。上山者有不少人变卖家产,携眷上山。因山上聚众太多,花费颇巨,他又规定“凡入山者,不得私其财,纳其半立籍,由积中左右之”(《肥城县志》)。而且还要“且耕且读”,在山东各地设立商号,经营贸易,筹措资金。山中设立“文学房”,接待四方从学者;设立“武备房”,筑砦自守。张积中常在深夜敬神祭孔,香烛之光十余里外可见,附近百姓更是讹传“张七先生”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官吏士绅中有“喜而从之者”,但也有不少“怪而骇之者”,疑张积中为邪教而被时人称为“黄崖教”。太谷学派的领袖们多是清末一些有头脑的中、下层知识分子。他们十分关心清末动乱的社会现实,企图寻找解决社会危机的道路。虽然学说中有些色彩,对清廷的腐败统治也颇多不满,但他们并不反对清王朝的封建统治制度,对于太平天国和捻军的起义也持对抗立场。当时诸多官员眷属到黄崖山投靠张积中,其重要原因便是为了躲避捻军。然而,当时太平天国沃王,捻军领袖张乐行的部属在泰安、肥城、长清一代十分活跃,统治者们惊恐万状,草木皆兵,黄崖寨终于酿成一场旷古未闻的悲剧。
   
清同治五年(1866年)八月,山东巡抚阎敬铭派参将姚绍修带1000人为头队,游击王正起带2000人为二队,阎亲督知府王成谦带4000人为三队,调副将王心安带1500人为四队,千总王萃带马队先行勘路,连布政使丁宝祯也由省城带兵千余随后向黄崖寨进剿。山寨被万余清兵攻破,张积中一家及从众200多人自杀而死,清兵趁机烧杀奸淫,黄崖山附近居民被杀戮2000多人,包括有不少官员眷属在内的妇女们被扒光了衣服,其凄情惨状连登州知府豫山也看不下去连夜派人到省城购买棉衣为其御寒。长清县令陈恩寿“既痛死者以无罪而横罹凶惨,又憾官吏之不能先几安抚”,愤而辞官。
   
张积中苦心经营十年之久的黄崖寨土崩瓦解,山上12000多名寨民,除几百名妇女儿童被掳往山下被转卖外,几乎无一幸免,血水顺着山崖缓缓地流淌,然而官府却没有从山寨里找到半点谋返的证据。阎敬铭感到无法向朝庭交待,便责成王正起、王成谦、王心安3人务必于3日内寻来证据。三王惶悚返山,遍搜山寨,仍未查到可做谋反罪名的证据却在无意间发现一箱戏衣。他们便借题发挥,命人抬到山下,差人寻来7位缝工,连夜将红衣改缝为太平天国号衣及龙袍等物,又把黄幔做成太平天国旗帜。于是,张积中谋反有了铁证,而阎敬铭等血洗黄崖山的数十名大小官员也便得到了朝廷的赏赐与擢升。
   
在泰山迤西的绵绵群峰中,黄崖山并不算多么高大,从山脚下的黄崖村顺坡而上,约半小时便可登上一脉十来米宽的山梁唯一一条通往山顶寨堡的道路。但顺路望去,却只见巨石垒砌的高大寨墙,而无寨门可走。其实,那不过是聪明的设计者给进山者设下的圈套。
   
原来那寨墙在寨门之前又多修出一截,将门挡住,而又伪装得天衣无缝。要进寨,需从前墙根儿拐进墙后的夹道,才能斜侧进入两层厚石墙交错的寨门。
   
进得寨门,山梁陡然宽阔起来,除稀疏的小柏树迎风摇摆外,便是漫坡蒿草。因这里不是当年的活动中心,所以便也没有当年的遗存好寻。这段山梁长约50米,两侧陡峭,脚下却平坦,走在上面犹如斜爬都市里的过街天桥,那感觉似凌空欲飘却没有走过街天桥的踏实与潇洒。
   
进得二寨门,便是当年的寨区了,不觉顿时被一种森严、悲壮的气氛所包围。沿可俯瞰山下的巡逻小路,每间隔几十步就有座面向山外的石碉堡,堡里可容3---5人起坐。如今,屋顶虽已全无,里边也几乎被石块杂土填平,但寨民们当年在里边观察山外敌情的警惕与紧张也还想象得出。也此也可以看出,张积中从选址定寨,到构筑寨墙之始,便已经对山寨的安全有所考虑与防范了。而且这种防范又绝对不是针对那些偷鸡摸狗、甚至短路截杀者。
   
据说,当年,在这个广阔平坦的寨区里,石筑房屋鳞次栉比,有些为寨民所居,但大多为山下村民避难所备。只有山顶有房屋10余间,为山寨首领们办公之所和张积中与家眷宿住之处,且房与房之间都有回廊相联,均具江南建筑风格。山顶南端建有一座宽大的祭祀堂,为行祭典和张积中讲学之用。每当夜深祭礼,这里便青烟缈缈,烛光粼粼,火明辉煌,更使山寨平添许多神秘气氛。如今,微微隆起的整个山巅大本营的房舍早已不复存在。呈现在游人眼前的是没膝的荒草和枝桠乱伸,散漫生长的矮树,仿佛它们的神经系统和生理机能也被昔日的冤魂吵乱。行进中,偶尔可见野兔在草丛中跃动,才稍稍把山顶那荒凉、凄迷、阴冷的气氛松动。
   
祭礼厅当然也变成废墟一片,玲珑雅致、构建奇巧的厅前池塘与上面的石桥也难寻旧迹,但厅前那原为25级,现存十余级的长条石台阶仍然透露着山寨主人的尊严与威望。大厅那东西长21米,南北宽13米的周边残墙仍在,高处尚达2米以上,墙泥早已脱落,连墙石缝隙之间的泥灰也被雨水冲刷得了无迹痕。但墙面却极齐整,拐角垂直如削,说明当年的匠人们砌石做工之精道。据说,这座大厅在当年建得飞檐斗拱,宏伟堂皇;厅内精巧细致、溢光流彩。张积中曾在这里讲儒学之深,参释道之妙,也曾在这里率家眷200余人。看残墙断壁,听风声嘶号,仿佛看到张积中听人来报:“寨门攻破,寨墙炸塌,山上人所剩无几
……”之后,凄怆而悲愤地说:“我乃江南一贡生,为避战乱,来此荒山僻壤十载。本想远离尘世,建一方乐土,安心修学度日,无奈大军清剿,实难生还,我死不足惜,只愧带累你们。”说罢,仰天长叹一声,将手中火香散掷在铺满大厅里。大殿与200余生灵在震耳欲聋的哭声中飞向天空,张积中的“乌托邦”之梦也烟灭声息,只留下一个千疮百孔的黄崖山向苍天倾诉。
    
四十年后的1906年,御史乔树栅奏请皇上为张积中昭雪。清廷派山东巡抚杨士骧复查,杨见事体大,牵涉太多,采取拖延政策,最终不了了之。倒是刘鄂在他的《老残游记》中力图为张积中翻案昭雪。据诸多专家考证,《老残游记》第八回至第十四回写武城知县申东造派其弟申子平到桃花山访求江湖奇侠刘仁甫。那没有出面的”西峰柱史”分明是影射张积中,那山景清幽,居舍雅致,使申子平恍如走进桃源仙境的风水宝地自然便是黄崖山及其周边的山色美景了。游人欲爬黄崖寨不妨带上一本《老残游记》,且读,且寻,且对照。不仅山色美景与优美文字相映成趣,若将黄崖山悲壮故事与小说中黄龙子似禅似玄的高论杂为一体参悟,无疑是一部玄妙而深厚的大书了。

 

 

  评论这张
 
阅读(8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