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ishanymy 的博客

传播泰山文化,结识海内外朋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泰山文化学者、著名书法家,齐鲁工业大学硕士生导师,大型泰山文化资料典籍《泰山石刻》主编,另出版专著《凌汉洞天》、《古刻新觅》。

网易考拉推荐

07、10、13去夏张考察三圣堂、玄帝庙  

2007-10-16 18:47: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7、10、13去夏张考察三圣堂、玄帝庙

071013去夏张考察三圣堂、玄帝庙

袁明英撰文

昨天周郢教授和我约好,今天去夏张考察三圣堂。今早我和周老师商定出发时间,他定九点前去接他。我吃早饭早,想趁出发前的空间带上《东平县志》,考上《泰山石刻研究》一书所用的题词,给王业刚(在他那里编辑的)送去。搭迪的途中,正是车辆拥挤的时间,走不动。这时,李杰来电说是宿基国夫妇到我家了,正好,需要宿主任共同定下版式,决定让李杰带宿主任来找我,接着告诉周郢老师:时间少拖一下,请在家等着。我见到王业刚一会,宿主人夫妇也到了,很快定下版式。我要请她俩去夏张考察,她俩欣然同意。宿主人问我,去过玄帝庙吗?我说没去过。因夏张玄帝庙是宿主任亲戚家的房子,平常锁着门,他就联系亲戚,要去看看。李杰拉我们回到家,带上东西,接上周郢,去了夏张。

先到旅游办,见到王世清(现年50)主任,党委成员岳主任接见了我们,让王主任陪我们前去。出夏张,往西北,路过朱家庄,从河西上章村里往正西,沿刚修得水泥路到南陈村头(N3607.333,E11655.165,H172M)停下车。步行往南,朝红岭子走去,见小路上山。开始还有路,后来找不清路了。边上边爬,山上荆棘丛生,有时跨过、有时越过、有时钻过,防不胜防,时有挂住,时有被扎。石头嶙峋,步步绊脚。又上了十几米的悬崖,已是汗水湿漉,只好脱了上衣。途中石磊的寨房房基一片一片,少的几间,多者十几间、几十间,相当规模。想当时,住人颇多。庙宇在哪里?王主任也说不清,只好寻着走。我也把大家爬山的状况拍了几帧。宿主任在前,我们分别在后,边走边寻,王主任和村里书记联系,让其来带路。宿主任在前已经又往上了,我在拍照寨房基的时候,突然发现在乱石堆里有碑,就喊给大家。大家聚过来看,确是石碑,高兴得不得了。王主任说,要不然,还要走屈枉路。周老师夸我,袁主任的眼就是厉害,见到碑跑不了。于是,大家忙活起来,擦得擦、摸得摸,认得认、写得写,拍照的拍照。我说,这是不是咱要找的庙?不一定奥!正疑虑间,村里李祥和(现年53岁)书记来到了,大家心里有底了。一说,李书记认定就是这里,大家就安心了。此庙就是三圣堂、山神庙(N3607.032,E11655.205,H279M)。李书记介绍,下面是软牛台,防长矛山寨,山上有饮马泉,水不多,常用常有,用多少就出多少,不用,也是那点水,也不往外淌。

现存两桶碑,其中一通基本完好,另一通分为两截,文字均尚清晰。

完好的一通《创修三圣堂碑记》,文字如下:

呜呼,咸丰、同治年间,南匪之乱惨苦极矣!其来也如风,其去也如流。非下团练以御其降而降不可御;非不藏匿以避其害而害不可避。于是连庄公议,山上垒石修寨,以为避难之所。举成,贼果望而去之矣。乃群贼来,吾乡较之他乡而害独轻者,虽曰人事讵,非山佑之哉,吾因之有感矣!自古,国家治,日常少而乱,日常也无戡乱之才者,不可无避乱之谋。是山西北峪有水焉,俗称为饮马泉。寨内平石,石上有臼焉,俗称旗杆窝。有此二者,知先我而避难于此者矣,但无碑志可考耳!今日者乱虽息,吾不忘者,山之德也。而载乎山者,地之厚也。山上掘井得泉救人之急,此又系龙王之力也。礼曰:能捍大患则记之,然则修庙立石之意,可以不思而得矣!

郡庠生  (范)咸一撰并书

大清同治十二年岁次癸酉梅月

另一通碑《重修山神庙记》,文字如下:

毓秀钟灵者山也,而究其秀之所以灵之,能以沛者其中,必有神在焉。如凤凰山东面旧有山神庙一座,考诸志文建于同治年,朋当其时,南匪猖獗,经过者数次,此方人民虽被扰乱之苦,而未遭杀戮之祸者,要皆赖山神之力:暗为之保,隐为止护者也。自同治迄今日,相去已五十余年矣,庙貌神像渐就倾圮者,固不待言。于是临近庄村公议重修。所为有其举者,莫或废之之意云尔,是为记。

河西上章、河东上章、太平官庄、王家□庄、砍章村庄、朱家庄、平家官庄,以上各庄各捐□□□□□

中华民国十六年岁次壬戌

这时,泰山纸厂的老板吕更新来电,说是陈嘉川(轻工学院院长)来到泰安了。我说不巧,我在夏张山上考察哩,回不去,我玩事抓紧回去。

考察完,由李书记带我们路,免得走戈针路。回来下山时,轻松多了。出山寨口下来,路过饮马井(N3607.198,E11655.191,H229M),井不深,现已干枯。原因是,有人嫌水少,想法掏了掏,反而没水了。再下来,有口井,比较深,和饮马泉一样,有人陶陶,就没水了。看来大自然赐给的东西,不能动,贪婪者适得其反。

回到镇上,岳主任等我们吃饭。饭后去了玄帝庙(N3605.694,E11657.303,H104M),在原来的老路路口。拿钥匙开门的亲戚还未来到,我们看看老街道以及两边的店铺,房子大部分还是老的,老邮电局的房子、祥致和商铺的房子依然存在。祥致和商铺的门头,大门尚未东样,门匾“祥致和”仨字依稀可见。从这里直通到南阁。

玄帝庙是土改时分给范怡珠家的。怡珠一家仨烈士,长子正德是抗日烈士;三子正义,是当年鲁西抗日独立营营长,1943年牺牲;四子正纲,解放后在天马电影制片厂,是文化部文艺团体去朝鲜战场慰问的慰问团长,1953年牺牲。以上三位烈士,均无后。就是次子在家,生仨儿,长子维保过继给其伯父正德;次子维亮现在北京;三子维勤过继给其四叔正纲。维勤继承了这个庙。因在城里电机厂工作,此庙让姓孙的的收酒瓶的人用着,轻易不开门。

拿来钥匙,开开门,进去一看,乱七八糟,没法插脚。不过大殿完好。大殿西头盖了间配房,大门西盖了两间南屋。酒瓶、玻璃碴子、乱树棵子满院皆是。

问问情况,寻查碑刻。

见到殿门口西一通卧碑,分了两块,是四十六个村庄,二百余人捐资题名碑;

西山墙镶着残碑,可识“铜鑄者餙之以金”等字;

西山墙镶着一通整碑《重修玄帝庙宇并妆塑圣像设、施财领袖善人姓名碑记》;

西山墙镶着一通整碑,字已漫漶;

西山墙镶着一通两头有孔的、中有长方形平面刻字的石碑,字漫漶;

后墙镶着残碑,可识“塑玄帝”三字;

院子里放着八楞经幢一段,可识:福则不怒而威制祯祥等字;

南墙镶着南墙两残碑,

其一可识:大明嘉靖三十八年……;

其二:大明国济南府泰安州迤西南四十五里名曰……;

大门过门石是一通碑,字已漫漶;

在拍照西山墙残碑时,为选角度,前倒倒,后退退,突然觉着左脚板疼起来,朝下一看,一个瓶底部的玻璃牙扎透了鞋底,扎了脚心,拔下来,没顾得,还得拍照。等出来门,扒下鞋来一看,淌点血,不要紧,回来贴上一贴创伤贴,很快好了。

据说,西配房过门石也是碑,配房屋里还有碑。以上碑刻,过去镇里也来过,都没注意。所以更不知道有这么些碑。

此行收获很大。据周老师说,故县店有不少碑,因周老师急着回来取火车票,没再去,要不是如此,一块办了更好了。(请看“我的相册”中的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