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ishanymy 的博客

传播泰山文化,结识海内外朋友。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泰山文化学者、著名书法家,齐鲁工业大学硕士生导师,大型泰山文化资料典籍《泰山石刻》主编,另出版专著《凌汉洞天》、《古刻新觅》。

网易考拉推荐

2007年7月25日  

2007-07-25 08:2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泰 山 鸳 鸯 碑 布 局 之 谜

 

宿基国 袁明英 李秀琪

(之一)

 

泰山鸳鸯碑,是泰山现存最早的唐碑,比岱顶唐玄宗《纪泰山铭》摩崖碑早65年。

对鸳鸯碑,19958月出版的《泰山大全》在第991页,作了如下一大段“说明”:

 

显庆岱岳观造像记碑

 

此碑原立泰山老君堂院内,“文革”期间移岱庙保存,现存岱庙碑廊。碑立于唐显庆六年(公元661),为唐高宗以后六帝一后来泰山建醮造像的记事碑。碑座方形,高40厘米。碑身由二石并成,高皆236厘米,厚皆22厘米,左石宽50厘米,右石宽49厘米。顶覆高50厘米的屋脊形石盖,将二碑身束在一起,故称鸳鸯碑或双束碑。铭文刻于碑身四周,每面刻四五层,每层刻1首或2首不等,共刻文30首。其中唐代61后计刻文26首,宋代题名刻辞4首,皆正书。武后则天在位期间共刻6首,其铭文中的“天”作“ ”,“地”作“ ”,“人”作“ ”,“圣”作“ ”,“年”作“ ”,“月”作“ ”或“ ”,“日”作“ ”,“授”作“ ”,“初”作“ ”,凡数字作壹贰叁肆捌玖等。铭文多清词醮章,作功德,言符应,非大雅之作,书法亦非名笔。但其形制特殊,造型别致,所记61后前后130余年建醮造像的情节比较详细,且正史礼志很少记载,实为难得的史料。 

 

这段说明相当精彩,可令读者眼睛一亮,顿生兴趣。

 

               

1、泰山老君堂遗址,        2、老君堂鸳鸯碑         3、今老年之家,图中             今泰前社区星光老年之家       原址(据《百年泰山》)      李女士所站之处约为碑原址

              

但是,从实地考察结果来看,却存在许多不足之处,令读者迷惑不解。

比如:

此碑果真是唐高宗以后六帝一后“来”泰山建醮造像的记事碑吗?

此碑仅仅是唐高宗以后六帝一后来泰山“建醮造像”的记事碑吗?

此碑到底哪为“正面”?哪为“反面”?哪为“左石”?哪为“右石”?

此碑铭文到底是如何布局、如何读取的?

此碑到底有多少首唐刻?多少首宋刻?

尤为关键的是,此碑到底题刻铭文多少首?

——据笔者近年反复考察,碑上斋醮记、造像记、画像记、写经记、兴造记、题诗、题记、游记、点校等,至少是“45首”,而不是上面所说的“30首”!

——笔者认为,造成这一数量明显差异的重要因素,则是鸳鸯碑暗含着某些有悖常理的布局之谜,致使读者难以辨读!

 

一、 鸳鸯碑布局之谜的由来

 

鸳鸯碑是在泰山上树立最早的唐碑。显庆六年(661),唐高宗李治与皇后武则天,共同敕使东岳先生郭行真及其弟子,到泰山中庙岱岳观造像并立碑。这一活动早于唐高宗与武后乾封元年(666)封禅泰山5年,早于唐玄宗封禅泰山翌年(726)在岱顶刻《纪泰山铭》摩崖碑65年。但对鸳鸯碑,唐、宋史册皆无著录。

最早发现并著录此碑的,是明朝中期寓居泰安的汪子卿。汪子卿,南直歙县(今安徽歙县)人。嘉靖二十三年(1544)来寓泰安,应当时泰安知州仲永言之请,编纂《泰山志》4卷。今有嘉靖三十四年(1555)刊本。十分遗憾的是,此书虽对鸳鸯碑最早提及,但记述过于简单,仅这样几句:“碑刻唐、伪周老氏徒题记,行、楷俱有古法。碑双石并立,覆以束盖,异哉!土人称‘鸳鸯碑’,或云‘武曌碑’,则谬矣。”对其题记内容只字不提。直至清初顾炎武亲自考察后,才使碑刻的重要价值得以有所显现。

顾炎武(16131682),字宁人,世称亭林先生,江南昆山(今江苏昆山)人。对岱岳观鸳鸯碑,顾炎武在其《金石文字记》中说:“碑下为积土所壅,予来游数四,最后募人发地二尺下而观之,乃得其全文。”周环读之,得:

显庆六年一首;

仪凤三年一首;

天授二年一首;

万岁通天二年一首;

圣历元年一首;

久视二年一首;

长安元年一首、四年二首;

神龙元年一首;

景龙二年一首、三年一首;

景云二年二首;

开元八年一首;

大历七年一首;

建中元年一首。

另外,顾炎武还顺便提及:“其空处又有唐代人题名,书法不一。东侧面有诗一首,其下题名,西侧面题名亦有诗一首。”

总观顾氏考察,虽仅发现有确切题刻年代可辨的17首,外加东西侧面诗各1首,不足实际数量的一半,但历史贡献巨大,当时就有人惊叹:“苟非亭林好事,必就湮没矣!”对题刻格式,则称:“凡唐人记游题名,皆就旧碑之阴及两旁书之。前人已题,后人即于空处插入,大小高下俱无定准。宋初亦然。自大中祥符以后题名者,乃别求一石刻之,字体始得舒纵,方不与旧文相乱。”可见,当时就因题刻“大小高下俱无定准”,而相当难读,曾使顾炎武的同里学者叶奕苞“两目酸楚”。

叶奕苞,字九来,也是江南昆山人,清初金石名家。在其《岱岳观碑》一文中说:“老君堂前人二碑,皆唐时建醮造像之记。予回环读之,两目酸楚,足征精力之耗。”

此后100多年,对鸳鸯碑的研究没有太大进展。直至嘉庆九年(1804),唐仲冕编著的《岱览》刊行,才使鸳鸯碑渐露“庐山真面目”。

唐仲冕(17531827),字六枳,号陶山居士,原籍湖南善化(今长沙)人。其父唐焕,出任平阴知县。唐仲冕随父宦游,后其母卒葬肥城陶山,遂结庐母墓之侧,卒葬陶山之西。曾主讲泰山书院,参与重修泰安县志。期间,唐仲冕遍览历代典籍,“亲历岱畎”,历经十余年,编成《岱览》一书。在《岱览·岱阳·中》,逐字逐句辑录、说明了鸳鸯碑铭文31首,数量达到空前。计有:

唐·显庆造像记;

仪凤画像记;

伪周·天授造像记;

万岁通天造像记;

圣历造像记;

久视斋醮记;

马友麾诗刻;

长安造像记;

公孙杲诗刻;

长安斋醮记;

长安造像写经记;

唐·神龙造像记;

景龙造像记并颂;

景龙斋醮记;

景云遣道士供养岳灵文;

景云斋醮记;

开元兴造记;

开元修斋记;

敕使胡寂等题名;

大历斋醮记;

刘难陀等题名;

大历造碑记;

王圆等题名;

敬謇等题名;

建中祭岳题名;

贞元祭岳题名;

任要、韦洪诗刻;

宋·宋僖题名;

李陟题名;

董元康题名;

高季良等题名。

《岱览》最显著的特点,是在辑录每首铭文时,都大体指出了其题刻年代及其当时在碑上所在的位置。如《唐·显庆造像记》,标明:“此记,在西碑北面第一层。”又如《长安斋醮记》:“右记,在西碑南面第二层。”由于《岱览》力求按时间先后排序,而碑文大都既无题目,又并非完全按时间顺序题刻,因此出现了忽而“西碑北”,忽而“东碑北”,忽而“西碑南”,忽而“东碑南”的“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现象。读者仍难免除“两目酸楚,足征精力之耗”。

自《岱览》至今,近200年来,对鸳鸯碑的辑录和考察都没有超过《岱览》的水平。开篇所提到的《泰山大全》,书中辑录鸳鸯碑铭文“30首”,基本上与《岱览》相同,在质上没有什么明显区别。如《岱览》成书于乾隆年间,讳“玄”字,故辑录时便将此字统统改为“元”字,“玄都大洞”作“元都大洞”,“周玄度”作“周元度”,《泰山大全》基本保留了这一做法(本文已作校正。因无碍布局之谜主旨,除个别字外,不再逐一指出,敬请读者对照本文辨读)。在量上,《岱览》为“31首”,《泰山大全》为“30首”,有1首之差,实际上,是《泰山大全》将《岱览》的第2627两首合二为一所致。因此,在《泰山大全》中,《岱览》的不足之处并未改观,读者观碑照样是“雾里看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近几年,笔者借创作、编纂十卷本《泰山石刻》之际,刻意对现存岱庙碑廊的鸳鸯碑作了反复考察,意在使其不再令人“两目酸楚,足征精力之耗”。考察结果如下:

 

(一)关于碑的形制

 

鸳鸯碑现位于碑廊中部,坐东面西,分北碑、南碑,见下面左图。

碑通高318厘米。上有覆盖,下有承座。

碑首覆盖为浮雕殿庑顶式。承座不是方形而是长方形,长115厘米,宽85厘米,高35厘米。

两碑高皆236.5厘米,厚皆22厘米。

两碑总宽100厘米,其中北碑宽49厘米,南碑宽49.5厘米,二碑之间留缝1.5厘米。

整碑高宽之比为31,呈瘦长型。

南碑略宽于北碑,但北碑题刻先于南碑。如此设计,即是一谜。

 

                 

4、今存岱庙碑廊鸳鸯碑       5、原存老君堂鸳鸯碑

坐东面西,分北碑、南碑        坐南面北,分东碑、西碑

 

    

 

(二)关于碑刻铭文

 

总观岱庙碑廊鸳鸯碑,若以惯常方法,由东面北碑(因首刻在此,为北碑正面)→西面北碑(为北碑反面)→东面南碑→西面南碑→南碑南侧→北碑北侧→碑盖东侧→碑盖北侧顺序辑录,各题刻如下:

 

1、东面北碑47首:

 

第一层右上角:唐·显庆六年(661)造像记;

第一层左上角:周·万岁通天二年(697)造像记;

第二层右:·久视二年(701)斋醮记;

第二层左:唐·仪凤三年(678)画像记;

第三层整层:周·长安四年(704)十一月造像写经记;

第三层中:伦虚白题名

第四层整层:唐·大历八年(773)造像碑记。

 

2西面北碑57

 

第一层右上角:周·圣历元年(698)造像记;

第一层左上角:(周?唐?宋?)·高晃、赵俊、李嘉应等题名

第二层整层:周·长安四年(704)九月斋醮记;

第三层整层:唐·景云二年(711)八月吕皓仙斋醮记;

第四层整层:唐·大历七年(772)斋醮记;

第四层中:唐·山人王昌宇题名;

第五层整层:唐·山人王昌寓等题名。

 

3、东面南碑48

 

第一层顶天:周·天授二年(691)造像记;

第一层右下角:单字“舛”;

第二层整层:周·长安元年(701)造像记;

第二层左侧:单字“詹”;

第三层右:唐·神龙元年(705)造像记;

第三层左:唐·贞元十四年798)任要等祭岳题名;

第四层右:唐·景龙二年(708)造像记并颂;

第四层左:唐·贞元十四年798)任要、韦洪祭岳诗刻。

 

4、西面南碑58

 

第一层顶天:唐·景龙三年(709)斋醮记;

第二层右第8行上部:有“上   (天)”二字;

第二层右:唐·景云二年(711)六月遣道士杨太希供养岳灵记;

第二层左:唐·开元十九年(731)修斋记;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